天然养肝圣草 – 奶蓟

肝就像一个中央银行,负责管理身体三大货币(气、血、水)的流通。现代生活中,人们对各类药物的依赖、饮食结构不合理,对酒精的嗜好……使得肝脏这个健康的“中央银行”不断透支。肝脏一旦出现损伤,会导致身体脂质、糖分的代谢出现紊乱,糖尿病、心脑血管等疾病更可能接踵而至。糖尿病患者中,有1/3-1/2的都是脂肪肝、酒精肝、药物性肝损伤患者,高血脂患者中肝损伤的比例更是过半,肝损伤患者患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慢性病的比例要明显高出一般人群。

而奶蓟草作为一种具有卓越保肝功能的纯天然草本精华,能激活肝脏蛋白的再生,恢复被酒精和病毒所破坏的肝细胞的活性,还可清除自由基、维持肝脏细胞膜的通透性,降低毒素对肝脏的损伤,保护长期饮酒伤肝和患有急慢性肝炎、脂肪肝、肝硬化和中毒性肝损害的人群。标准化的奶蓟抽出物已广泛于欧洲并经德国认可通过。在欧美,奶蓟是炙手可热的养肝补品,全球奶蓟草相关产品在西方非常畅销,每年销售金额约一百亿美元。

奶蓟草英文名为Milk Thistle,学名为Silybum marianum。原产于地中海,今已遍布全球,在美国的圣地牙哥市(San Diego),野生的奶蓟草漫山遍野,特别茂盛。它有着桃红色的花朵、明亮的叶片和白色的叶脉,大小约6公分,花盛开时非常漂亮且朝气蓬勃,可供药用及观赏。有个传说是圣母玛利亚喂乳时,不小心将乳汁滴到这植物的叶上,于是叶脉流出乳汁,所以又称为Marian Thistle。

欧洲人2000年前开始使用奶蓟

奶蓟的应用历史悠久,至少超过二千年。翻开欧洲古籍,远溯到耶稣出生的那个年代,它早已被当作食物与药物使用。古希腊有位名字叫做戴奥氏葛威的药剂师 Dioscorides,就记录着奶蓟草种子泡茶,能治疗毒蛇咬伤。古罗马作家兼科学家大普林尼(Plinius Secundus,西元23-79年),在他的重要著作《自然史》(Natualis Historia)一书中,就提到奶蓟汁加蜂蜜,可以促进胆汁排放退黄疸;这个方法一直风行至16世纪末叶,据当时的的记载,这种处方能有效地将胆囊结石粉碎排出,让阻塞性黄疸消退。

文艺复兴时期,奶蓟的医疗效果已被清楚地描述,主要用于肝脾阻塞(Liver & Spleen Congestion)。十九世纪初,德国科学家莱德马契(Johann Gottfried Rademacher)正确地描述奶蓟的主要有效成分来自于奶蓟子的种皮。

十九世纪末,《金氏药典》(King’s Dispensary)已清楚描述该草药可以治疗的症状有:脾区钝痛;精神严重消沉与体力衰弱;肝、脾、肾脏的充血;肝胆区有肿胀与疼痛反应;胆结石、黄疸。

急性肝脏中毒的小故事

1991年多雨的夏天,苏珊家的庭院草地上冒出了许多野菇,苏珊随手摘了一个乳白色的蕈帽,吃了两小口,每一口大概小指指甲般大。三个小时后,苏珊觉得她好像感冒了:全身畏寒、发烧、关节酸痛。再半小时之后,剧烈腹痛、恶心呕吐、黑便腹泻。

苏珊知道自己中毒了,马上打电话给草药师伍德求助。伍德赶到时,苏珊已经躺在浴室地板上,眼睛半睁半开,属于半昏迷状态。伍德看到野菇,拿出口袋里随身准备的奶蓟子,虽然只有1/4盎司(约7公克),让苏珊尽力把这些种子咬碎,然后吞下。

接着立即将苏珊送医急救,到达医院时,苏珊本来已经全身僵直,心电图乱跳。可当医生护士拿电击板,准备做心脏电击的时候,怪事发生了!心电图由乱跳状态,无缘无故地安定下来,心跳也恢复正常。床边的三位医生与护士,你看我我看你,从来没遇过这种怪事。眼尖的护士小姐,看到苏珊的嘴里、手里、衣服上有一些奇怪的种子。

苏珊在医院观察了几天之后,一切恢复正常就回家了。这家医院每年都会处理几件野菇中毒事件,几乎都是以死亡做结尾,这是第一次,病人神奇康复了。

医生护士知道是奶蓟子救了苏珊的命之后,从此在急诊室的秘柜里,随时放着一罐奶蓟子。为何要放在”秘柜”?因为如果让院方知道医护人员使用草药,轻者警告,重者吊销执照。这几位医师护士因为身历其境,深受感动,他们决定,救人比救执照重要,宁愿冒着执照被吊销的风险,也要藏一罐奶蓟子,以备不时之需。

苏珊所吃下的「野菇」,是全世界最毒的蕈类之一,俗名「死亡帽」,误食之后会迅速破坏肝脏。还好苏珊即时吃下顾肝草药奶蓟子,把她从鬼门关拉回来。

前述的案例是急性肝脏中毒的故事,还有更多慢性肝损伤的成功案例。在美国和欧洲,治疗任何肝病或慢性中毒的病人,都会用到超级排毒配方(Super Detox)及草本排毒配方(Herbal Detox),而这两个配方,都不约而同含有奶蓟,为什么?

因为治疗肝脏问题,奶蓟非用不可,否则就是自然医学的门外汉。如果说奶蓟是保肝护肝第二名的药物,那么没有其他药物敢说第一名,包括中药的柴胡和其他任何天然药物和人工西药在内。

奶蓟解蕈毒,护肝效果一览无遗

苏珊误食毒菇,被奶蓟救回来,这是彰显奶蓟保肝功效的最佳见证。奶蓟对毒鹅膏蕈(Amanitaphalloides) 有神奇的解毒效果,向来被欧美草药界与自然医学界称为是「最佳解药」。这种蕈类又称「死亡帽」(Death Cap),外观像是可口美味的磨菇,但是却含有剧毒,是全世界最毒的几种蕈类之一。这种毒蕈含有超强的肝脏毒素(Hepatotoxins),吃下后几小时内会产生剧烈腹痛、呕吐、黑便腹泻,而且只要吃半个蕈盖就会致死。在欧美许多地区,它会像雨后春笋般地冒出在住家附近的草地上,在美国中西部,每个医院每年总有几个误食致死的案例。 2006年,波兰有个一家三口的家庭误食之后,一名死亡,两名需要肝脏移植。它的毒性不能经过水煮、冷冻或风干方法减低。

奶蓟对于肝脏的保护、修护效果,在毒蕈的解毒疗效中一览无遗。有实验证明,把致死性剂量的「死亡帽」注入老鼠体内,几分钟之内给予奶蓟,不但老鼠不会死亡,而且肝脏仅受微小伤害。据悉,德国的医院已经使用奶蓟的萃取物,做成注射药剂,在急诊室施打在误食毒菇的病患身上。奶蓟对于常服人工西药的病人尤其有帮助,因为很多西药对肝脏会造成损害。例如有一个研究,给60位长期服用Phenothiazines和Butyrophenones精神药物的病人,每天再服用800亳克的奶蓟宾,90天后,证实肝脏损害明显降低,而且奶蓟宾不会影响精神药物的效果。

奶蓟宾–最具肝疾疗效与保肝功能的物质

奶蓟的有效成分是奶蓟素(Silymarin)主要存在于奶蓟的果实、种子、叶片当中。奶蓟素是一种黄酮木酚质(Flavonolignans),主要包括奶蓟宾(Silibinin、Silydianin、Silvchristine)。其他黄酮木酚质还包括Silybum(包含Silandrin、Silyhermin、Silymonin)。所有的成分当中,以奶蓟宾的效果最佳,它是目前世界上所发现最具肝疾疗效与保肝功能的物质。

奶蓟素能稳定肝脏细胞膜,维持肝细胞之完整性,使毒性无法穿透破坏肝脏,并能加速合成肝脏细胞的DNA,可以预防脂肪肝肝炎、肝硬化、胆管炎、牛皮癣等症,同时可以抑制肝癌、乳癌、子宫颈癌的癌细胞生长与分化。

奶蓟素对急性肝中毒,有解毒功效。另外,奶蓟素具抗强力氧化功能,能增加肝细胞分泌谷光甘肱(Glutathione)的浓度,能保护肝脏细胞免受自由基破坏,效力远胜于维生素E。奶蓟素可抑制P450酵素系统,降低高毒性的中间产物,因此减少肝细胞与DNA的破坏。对于促进蛋白质的合成,奶蓟素能加快制造新的肝脏细细胞,让受损的肝脏细胞自行修复再生。前面有提过,肝脏是人体唯一可以再生的器官,而研究发现,奶蓟素可以让肝脏再生速度至少加快一倍以上。

除了维护肝脏,还可降血脂、防宿醉

目前全球有很多研究报告显示,奶蓟可用来有效治疗许多肝病,例如:酒精性肝炎、急性肝炎、肝硬化(纤维化),甚至对B肝、C肝、肝癌患者,都有很好的保护与疗愈效果,如能搭配维生素B群使用,效果会更好。除了肝胆方面疾病,也逐渐发现它对降血脂、血糖调整、许多癌症有明显效果。最值得注意的是,它可以预防宿醉,如果在喝酒之前,或是在喝酒之时,吃下一些奶蓟,可以预防宿醉。

保护肝脏,这些常识要牢记

1. 喝酒前半小时空腹服用1粒奶蓟有助于加速代谢及减轻宿醉后的身体不适。
2. 运用奶蓟和维生素B、维生素C、维生素E、维生素A搭配,加上饮食的调整,可以很好地帮助脂肪肝、乙肝、丙肝、肝硬化、肝癌病人的康复的控制。
3. 保护肝要早睡,如果23时至3时人们还没休息,就会使其它脏腑也处于相对兴奋状态,不能够使各个脏腑的血液及时地进入肝解毒,以至第二天的血液是完全没有解毒的血液。

参考资料:

1. Jacobs BP: Milk thistle for the treatment of liver diseas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2. Matthew Wood 1997, “The Book of Herbal Wisdom: Using Plants as Medicine”, California, North Atlantic Books Press

Add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