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的腦黃金DHA

兒童的健康發育是每個父母都非常關注的,現在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家長們都希望給自己的孩子多補充一些營養,讓孩子更好的生長發育。據科學研究表明:0—6歲是孩子腦部細胞、腦部結構、腦部功能發育成長的黃金階段,在關鍵時期,是嬰兒發育的最重要時期,充足的腦部營養以及就補充足量必需的營養素,為嬰兒大腦發育提供充足的物質基礎,是嬰兒健康成長的必要條件,千萬不可以馬虎!

深海魚油是很多成年人用來保健身體的營養品,但是它對兒童來說,其實也有很多的營養及好處。深海魚油中所富含的DHA是腦細胞膜中磷脂的重要組成部分,對腦神經傳導和突觸的生長發育尤為重要。因此,補充足量的DHA將大大促進腦神經元中突觸的生長和傳導的效能,維持腦細胞之間的高效聯繫,可以幫助嬰幼兒的認知、運動和視力發育,提高孩子的腦力及智力。

提起DHA(俗稱“腦黃金”),媽媽們也許都聽說過,但說到DHA對兒童腦發育及行為的作用就可能知道的甚少。自從1987年英國腦營養化學研究所所長Michael AK教授發表了“DHA等必需脂肪酸攝入不足導致腦功能障礙”的論文、並被加拿大和日本學者證實後,才掀起了世界範圍內對DHA的研究熱潮。

為什麼常聽說吃魚會變聰明?其實是有科學根據的。魚類所含的DHA,它們在人體內主要是存在腦部、視網膜和神經中。人的智力水平、行為水平、視覺敏銳度、生長發育狀況、抗感染功能等全身的生理機能狀況與DHA有很重大的關係。因此,DHA對兒童的生長發育及智力發展有非常重要且明顯的作用。

罹患老人癡呆症的人,血液中DHA的含量平均比正常人少百分之三十到四十,常吃魚的人腦筋較不易退化,甚至可以改善阿茲海默症的症狀。即使是一般健康的人,缺乏DHA也會造成記憶力和學習能力降低。

DHA對兒童腦發育及行為的作用表現在以下方面:

DHA對大腦細胞、特別對腦神經生長發育至關重要
人的大腦約有10億個神經元,這是大腦具有復雜功能及智慧的基礎。腦的發育要經過細胞的增殖、分化、遷移、死亡、突觸的形成與修飾等複雜過程,營養素和能量是腦發育的物質基礎。 0-6歲是人大腦發育的關健時期。 DHA是胎兒和兒童大腦發育的一種必需微量營養素,DHA可以促進神經網絡形成、神經元成熟、細胞膜及髓鞘的形成,使神經遞質的釋放和傳遞信息的速度加快;還能夠調節神經元跨膜電位;並能對傷亡的腦細胞起到明顯的修復作用。在妊娠的最後三個月,胎兒腦部的DHA會增加3-5倍,從而對兒童的腦發育及功能起著重要作用。難怪老百姓把DHA又稱作“腦黃金”。

DHA對嬰兒視覺發育起重要作用
人類大腦所獲得的信息,其中有60%來自於視覺,因此,視覺的功能直接影響著兒童的反應能力、空間知覺和知覺速度。 DHA是視網膜的重要組成物質,能夠維持視網膜的正常結構和流體性。 DHA缺乏時視覺功能受損,表現為視敏度發育遲緩,視網膜對光反應的振幅降低,對光信號刺激的注視時間延長,從而影響嬰兒的反應能力和觀察能力。早產兒腦內DHA的水平較低。伯奇的研究顯示:162名非早產兒攝入DHA的配方乳,1年後視力檢測時在視力表上增加了一行。

DHA對大腦細胞、特別對腦神經生長發育至關重要
兒童的智能包括觀察力、記憶力、思維能力、想像力和創造力。 0-6歲是兒童智能發育的關健時期。美國EileenEBirch博士的論文“早期食物中加入長鏈不飽和脂肪酸對嬰兒智力發育的隨機對照實驗”說明,補充DHA組、DHA+ARA(花生四烯酸)組較對照組的精神發育指數(MDI)和運動發育指數(PDI)明顯增高,MDI增加7-10分。其中在認知、語言、運動等亞標準均值也有明顯的提高。 DHA缺乏時胎兒腦細胞的分裂增殖就會發生障礙,嚴重缺乏時則會造成腦細胞發育遲緩和智力低下。孕婦DHA嚴重攝入不足可生出極低體重兒,表現為精神發育遲滯,思維靈活性、語言表達能力、理解能力與精細運動均低於正常兒。

DHA與註意力缺陷多動障礙(多動症)
多動症是學齡兒童的一種行為疾病,患多動症的兒童常常在學習時出現注意力渙散、多動、衝動等行為問題。國外學者研究發現,多動症患兒體內DHA、ARA水平低於正常兒;而一些DHA/ARA缺乏的患兒又常出現多動症的症狀。 Stevens的研究顯示,低水平長鏈不飽和脂肪酸組的學生有多動症的學習和健康問題。最近我們的一項研究也顯示,對確診為多動症的學齡兒童每天給予補充DHA300毫克2個月,發現患兒注意力障礙的嚴重程度明顯降低、上課時多動行為減少,記憶力和學習成績有所提高。與服用中樞興奮劑(利他林)收到了同樣的效果,但卻無利他林的副作用。此研究為多動症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法,將對多動症患兒的心身健康起至關重要作用。

DHA具有抗過敏、增強免疫作用
近年來,兒童、青少年哮喘發病率有逐年增​​加趨勢,嚴重的影響到兒童、青少年的心身健康和學業成績。臨床研究發現,花生四烯酸(ARA)可在體內能合成導致炎症與過敏性的物質,若合理攝入適量的DHA,可以避免過量ARA的形成,減少過度的炎症反應與過敏機會,增強免疫。
此外,20世紀70年代人們發現,格陵蘭地區的愛斯基摩人心血管病與癌症發病率明顯低於歐美人,經研究得知愛斯基摩人的膳食主要為海產品,海產品中含有大量的長鏈不飽和脂肪酸(內容豐富的DHA),而長鏈不飽和脂肪酸對於降低心血管病與癌症發病率起到了積極作用。
以上可以看到,DHA對兒童的腦發育和行為起著重要的作用。妊娠期孕母(大約補充2.2g/d)、哺乳期乳母(3-4g/d),早產兒(40mg/kg.d)、足月兒(20mg/kg.d),能夠滿足兒童大腦發育所需的DHA。 DHA廣泛存在於海產品中,經常攝入無污染海產品是補充DHA的重要方法,攝入富含DHA的純製劑也是增加腦中DHA含量最有效的途徑。
大腦的主要發育期是在妊娠中的後三個月及出生後兩年,期間,嬰幼兒需要大量的DHA滿足腦部發育所需。但是,嬰幼兒在發育過程中自身不能有效地進行DHA的轉化,出生後若不能更多獲取DHA,那麼血液中的DHA的含量會極低。因此,

嬰幼儿期間的DHA攝入就顯得尤為重要:

  • 促進嬰幼兒的大腦和視力發育;
  • 嬰幼儿期補充DHA能減低成人以後患心血管疾病的機率;
  • 對於早產兒、雙胞胎或多胞胎,DHA可以使寶寶身長、體重及頭圍達到正常水平,視力和智力發育良好。

DHA對兒童和青少年的重要作用

有資料顯示,通過膳食攝入的DHA是最可靠的辦法,但五歲之前的兒童每日攝入的DHA為30-50毫克,這一水平不到成長所需的DHA的量。這是因為DHA主要的膳食來源是含脂肪的魚和臟器,而這些並不是兒童的首選食物,所以,直接補充DHA就顯得十分重要:

  • 改善生詞記憶能力和單詞拼寫能力;
  • 減少感冒發病率,預防對抗炎症反應;
  • 改善注意力及行為表現;
  • 維持兒童心臟健康;
  • 幫助血液中膽固醇含量高的兒童恢復健康的血管功能;
  • 有助於提高寶寶的視力。

無論是嬰兒還是成年人,攝入足量的DHA,對人一生都是受益的。兒童不僅可以吃深海魚油,而且要適當的多吃,以補充身體成長的需要。兒童吃深海魚油的作用有增強記憶、思維能力、提高智力、增強免疫力以及大腦發育等各方面作用。因此大家可以適當的根據自己寶寶以及小孩的需求使用深海魚油。

新世紀是一個競爭的社會,社會的競爭歸根結底是人才的競爭,人才競爭的基礎又在於一個人綜合能力。社會的快速發展對於兒童的要求越來越高,不僅要求他們有健壯的體魄,而且要具備健康的心理和適應社會的能力,也就是要具備:“健康+高智商+高情商”。願天下的兒童都具有智慧的大腦。

參考資料:

1 Makrides M, Gibson R.S. Long-chain 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 requirements during pregnancy and lacta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00, 71:307S–311S.
2 Al MD et al. Maternal essential fatty acid patterns during normal pregnancy and their relationship to the neonatal essential fatty acid status. British Journal of Nutrition, 1995, 74:55–68.
3 Otto SJ et al. Maternal and neonatal fatty acid status in phospholipids: an international comparative study. 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1997, 51:232–242.
4 Olafsdottir AS et al. Relationship between dietary intake of cod liver oil in early pregnancy and birthweight. British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 2005, 112:424–429.
5 Ramakrishnan U et al. Effects of docosahexaenoic acid supplementation during pregnancy on gestational age and size at birth: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in Mexico. Food and Nutrition Bulletin, 2010, 31:S108–S116.
6 Petridou E et al. Diet during pregnancy and the risk of cerebral palsy. British Journal of Nutrition, 1998, 79:407–412.
7 Borja-Hart NL, Marino J. Role of omega-3 fatty acids for prevention or treatment of perinatal depression. Pharmacotherapy, 2010, 30:210–216.
8 Olsen SF, Joensen HD. High liveborn birth weights in the Faroes: a comparison between birth weights in the Faroes and in Denmark.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and Community Health, 1985, 39:27–32.
9 Olsen SF, Hansen HS. Marine fat, birthweight, and gestational age: a case report. Agents Actions, 1987, 22:373–374.
10 Olsen SF et al.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effect of fish-oil supplementation on pregnancy duration. The Lancet, 1992, 339:1003–1007.
11 Morris MC et al. Does fish oil lower blood pressure? A meta-analysis of controlled trials. Circulation, 1993, 88:523–533.

Add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