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的脑黄金DHA

儿童的健康发育是每个父母都非常关注的,现在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家长们都希望给自己的孩子多补充一些营养,让孩子更好的生长发育。据科学研究表明:0—6岁是孩子脑部细胞、脑部结构、脑部功能发育成长的黄金阶段,在关键时期,是婴儿发育的最重要时期,充足的脑部营养以及就补充足量必需的营养素,为婴儿大脑发育提供充足的物质基础,是婴儿健康成长的必要条件,千万不可以马虎!

深海鱼油是很多成年人用来保健身体的营养品,但是它对儿童来说,其实也有很多的营养及好处。深海鱼油中所富含的DHA是脑细胞膜中磷脂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脑神经传导和突触的生长发育尤为重要。因此,补充足量的DHA将大大促进脑神经元中突触的生长和传导的效能,维持脑细胞之间的高效联系,可以帮助婴幼儿的认知、运动和视力发育,提高孩子的脑力及智力。

提起DHA(俗称“脑黄金”),妈妈们也许都听说过,但说到DHA对儿童脑发育及行为的作用就可能知道的甚少。自从1987年英国脑营养化学研究所所长Michael AK教授发表了“DHA等必需脂肪酸摄入不足导致脑功能障碍”的论文、并被加拿大和日本学者证实后,才掀起了世界范围内对DHA的研究热潮。

为什么常听说吃鱼会变聪明?其实是有科学根据的。鱼类所含的DHA,它们在人体内主要是存在脑部、视网膜和神经中。人的智力水平、行为水平、视觉敏锐度、生长发育状况、抗感染功能等全身的生理机能状况与DHA有很重大的关系。因此,DHA对儿童的生长发育及智力发展有非常重要且明显的作用。

罹患老人痴呆症的人,血液中DHA的含量平均比正常人少百分之三十到四十,常吃鱼的人脑筋较不易退化,甚至可以改善阿兹海默症的症状。即使是一般健康的人,缺乏DHA也会造成记忆力和学习能力降低。

DHA对儿童脑发育及行为的作用表现在以下方面:

DHA对大脑细胞、特别对脑神经生长发育至关重要
人的大脑约有10亿个神经元,这是大脑具有复杂功能及智慧的基础。脑的发育要经过细胞的增殖、分化、迁移、死亡、突触的形成与修饰等复杂过程,营养素和能量是脑发育的物质基础。0-6岁是人大脑发育的关健时期。DHA是胎儿和儿童大脑发育的一种必需微量营养素,DHA可以促进神经网络形成、神经元成熟、细胞膜及髓鞘的形成,使神经递质的释放和传递信息的速度加快;还能够调节神经元跨膜电位;并能对伤亡的脑细胞起到明显的修复作用。在妊娠的最后三个月,胎儿脑部的DHA会增加3-5倍,从而对儿童的脑发育及功能起着重要作用。难怪老百姓把DHA又称作“脑黄金”。

DHA对婴儿视觉发育起重要作用
人类大脑所获得的信息,其中有60%来自于视觉,因此,视觉的功能直接影响着儿童的反应能力、空间知觉和知觉速度。DHA是视网膜的重要组成物质,能够维持视网膜的正常结构和流体性。DHA缺乏时视觉功能受损,表现为视敏度发育迟缓,视网膜对光反应的振幅降低,对光信号刺激的注视时间延长,从而影响婴儿的反应能力和观察能力。早产儿脑内DHA的水平较低。伯奇的研究显示:162名非早产儿摄入DHA的配方乳,1年后视力检测时在视力表上增加了一行。

DHA对大脑细胞、特别对脑神经生长发育至关重要
儿童的智能包括观察力、记忆力、思维能力、想象力和创造力。0-6岁是儿童智能发育的关健时期。美国EileenEBirch博士的论文“早期食物中加入长链不饱和脂肪酸对婴儿智力发育的随机对照实验”说明,补充DHA组、DHA+ARA(花生四烯酸)组较对照组的精神发育指数(MDI)和运动发育指数(PDI)明显增高,MDI增加7-10分。其中在认知、语言、运动等亚标准均值也有明显的提高。DHA缺乏时胎儿脑细胞的分裂增殖就会发生障碍,严重缺乏时则会造成脑细胞发育迟缓和智力低下。孕妇DHA严重摄入不足可生出极低体重儿,表现为精神发育迟滞,思维灵活性、语言表达能力、理解能力与精细运动均低于正常儿。

DHA与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多动症)
多动症是学龄儿童的一种行为疾病,患多动症的儿童常常在学习时出现注意力涣散、多动、冲动等行为问题。国外学者研究发现,多动症患儿体内DHA、ARA水平低于正常儿;而一些DHA/ARA缺乏的患儿又常出现多动症的症状。Stevens的研究显示,低水平长链不饱和脂肪酸组的学生有多动症的学习和健康问题。最近我们的一项研究也显示,对确诊为多动症的学龄儿童每天给予补充DHA300毫克2个月,发现患儿注意力障碍的严重程度明显降低、上课时多动行为减少,记忆力和学习成绩有所提高。与服用中枢兴奋剂(利他林)收到了同样的效果,但却无利他林的副作用。此研究为多动症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法,将对多动症患儿的心身健康起至关重要作用。

DHA具有抗过敏、增强免疫作用
近年来,儿童、青少年哮喘发病率有逐年增加趋势,严重的影响到儿童、青少年的心身健康和学业成绩。临床研究发现,花生四烯酸(ARA)可在体内能合成导致炎症与过敏性的物质,若合理摄入适量的DHA,可以避免过量ARA的形成,减少过度的炎症反应与过敏机会,增强免疫。
此外,20世纪70年代人们发现,格陵兰地区的爱斯基摩人心血管病与癌症发病率明显低于欧美人,经研究得知爱斯基摩人的膳食主要为海产品,海产品中含有大量的长链不饱和脂肪酸(内容丰富的DHA),而长链不饱和脂肪酸对于降低心血管病与癌症发病率起到了积极作用。
以上可以看到,DHA对儿童的脑发育和行为起着重要的作用。妊娠期孕母(大约补充2.2g/d)、哺乳期乳母(3-4g/d),早产儿(40mg/kg.d)、足月儿(20mg/kg.d),能够满足儿童大脑发育所需的DHA。DHA广泛存在于海产品中,经常摄入无污染海产品是补充DHA的重要方法,摄入富含DHA的纯制剂也是增加脑中DHA含量最有效的途径。
大脑的主要发育期是在妊娠中的后三个月及出生后两年,期间,婴幼儿需要大量的DHA满足脑部发育所需。但是,婴幼儿在发育过程中自身不能有效地进行DHA的转化,出生后若不能更多获取DHA,那么血液中的DHA的含量会极低。因此,

婴幼儿期间的DHA摄入就显得尤为重要:

  • 促进婴幼儿的大脑和视力发育;
  • 婴幼儿期补充DHA能减低成人以后患心血管疾病的几率;
  • 对于早产儿、双胞胎或多胞胎,DHA可以使宝宝身长、体重及头围达到正常水平,视力和智力发育良好。

DHA对儿童和青少年的重要作用

有资料显示,通过膳食摄入的DHA是最可靠的办法,但五岁之前的儿童每日摄入的DHA为30-50毫克,这一水平不到成长所需的DHA的量。这是因为DHA主要的膳食来源是含脂肪的鱼和脏器,而这些并不是儿童的首选食物,所以,直接补充DHA就显得十分重要:

  • 改善生词记忆能力和单词拼写能力;
  • 减少感冒发病率,预防对抗炎症反应;
  • 改善注意力及行为表现;
  • 维持儿童心脏健康;
  • 帮助血液中胆固醇含量高的儿童恢复健康的血管功能;
  • 有助于提高宝宝的视力。

无论是婴儿还是成年人,摄入足量的DHA,对人一生都是受益的。儿童不仅可以吃深海鱼油,而且要适当的多吃,以补充身体成长的需要。儿童吃深海鱼油的作用有增强记忆、思维能力、提高智力、增强免疫力以及大脑发育等各方面作用。因此大家可以适当的根据自己宝宝以及小孩的需求使用深海鱼油。

新世纪是一个竞争的社会,社会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竞争,人才竞争的基础又在于一个人综合能力。社会的快速发展对于儿童的要求越来越高,不仅要求他们有健壮的体魄,而且要具备健康的心理和适应社会的能力,也就是要具备:“健康+高智商+高情商”。愿天下的儿童都具有智慧的大脑。

参考资料:

1 Makrides M, Gibson R.S. Long-chain 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 requirements during pregnancy and lacta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00, 71:307S–311S.
2 Al MD et al. Maternal essential fatty acid patterns during normal pregnancy and their relationship to the neonatal essential fatty acid status. British Journal of Nutrition, 1995, 74:55–68.
3 Otto SJ et al. Maternal and neonatal fatty acid status in phospholipids: an international comparative study. 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1997, 51:232–242.
4 Olafsdottir AS et al. Relationship between dietary intake of cod liver oil in early pregnancy and birthweight. British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 2005, 112:424–429.
5 Ramakrishnan U et al. Effects of docosahexaenoic acid supplementation during pregnancy on gestational age and size at birth: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in Mexico. Food and Nutrition Bulletin, 2010, 31:S108–S116.
6 Petridou E et al. Diet during pregnancy and the risk of cerebral palsy. British Journal of Nutrition, 1998, 79:407–412.
7 Borja-Hart NL, Marino J. Role of omega-3 fatty acids for prevention or treatment of perinatal depression. Pharmacotherapy, 2010, 30:210–216.
8 Olsen SF, Joensen HD. High liveborn birth weights in the Faroes: a comparison between birth weights in the Faroes and in Denmark.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and Community Health, 1985, 39:27–32.
9 Olsen SF, Hansen HS. Marine fat, birthweight, and gestational age: a case report. Agents Actions, 1987, 22:373–374.
10 Olsen SF et al.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effect of fish-oil supplementation on pregnancy duration. The Lancet, 1992, 339:1003–1007.
11 Morris MC et al. Does fish oil lower blood pressure? A meta-analysis of controlled trials. Circulation, 1993, 88:523–533.

Add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